当时方位: 188bet金博宝网 > 艺人表 > 人生若如初相见电视剧

人生若如初相见艺人表

  易连恺-艺人韩东君扮演

  全部缘法天注定,人世自是有情痴。

  身份:江左巡阅使易继培的第三位令郎,江左文胆范知衡范先生的学徒。性情:风流又专注的痴情种子。阅历:表面上日日风花雪月,实则是可贵的情痴,对秦桑情根深种、执迷不悟。素日看似肆无忌惮、游手好闲,实则策略滔天、胆识过人能只身入兵营,当上联军司令策划六军围城,只为救出秦桑。

  秦桑-艺人孙怡扮演

  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

  身份:高官小姐,易连恺之妻。性情:深藏不露的高冷女子阅历:集美貌与才智于一身,镇定奥秘、精明慎重,因无法弃母亲遗愿于不管而献身婚姻规划自己嫁给易连恺,对易连恺的“风流韵事”漠不关心,只求借易家之势助父上位。

  易继培-艺人方中信扮演

  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身份:江左巡阅使。性情:坚强不屈的一方儒将。阅历:一代枭雄、骁勇善战,他位高权重、手握重兵、割据一方,带领三个儿子推广联省自治,自己当主席。他的亲六弟易绶城试图夺兵权被他软禁后失踪。

  潘箭迟-艺人徐正溪扮演

  一寸丹心图报国,两行清泪为思亲。

  身份:留学生,天盟会二把手。性情:心胸志向的热血青年。阅历:耐力过人、定力特殊,在军阀混战,战火纷飞的时代,他的亲人死于战乱。他的母亲把家里仅有的土地卖掉供他在日本留学,以军校榜首的成果结业。回国后投身天盟会,是六叔易绶城的手下。

  易连慎-艺人邹廷威扮演

  欲问孤鸿向何处,不知身世自悠悠。

  身份:江左巡阅使易继培的二令郎。性情:有勇有谋的军阀之子。阅历:有勇有谋、彬彬有礼,和大哥易连怡是同母兄弟,娶了江左文胆范知衡的女儿范燕云。自幼在军中锻炼,独掌兵权,因和他六叔易绶城长相风格酷似而被怀疑是易绶城之子。

  燕云-艺人郑罗茜扮演

  只缘感君一回忆,从此念君朝与暮。

  身份:易连慎之妻,江左文胆范知衡范先生的女儿。性情:蕙质兰心的大家闺秀。阅历:纯真仁慈,书香门第的闺阁淑女,温顺大方,知书达理,正经高雅,对待爱情忠贞不渝,即便静静相守也毫不勉强。

  易绶城-艺人侯勇扮演

  一步三计长估计,此君需防非寻常。

  身份:江左武胆,江左巡阅使易继培的亲六弟,天盟会领袖。性情:足智多谋的暗地黑手。性情:心胸心计深沉,年青时叱咤战场、骁勇善战,因想替代哥哥易继培的身份位置而谋划了一系列诡计多端,包含规划让易家大令郎坠马伤成瘫痪,让易家二令郎觉得自己才是他亲生父亲,稳扎稳打,奸狠狡猾。

  李重年-艺人于波扮演

  英杰辈出似潮涌,雄霸全国几时休。

  身份:义州督军。性情:狼子野心的一方军阀。阅历:狼子野心,远见卓识,有仿效曹操之心。在易继培手下就长于隐忍,早年为吞并易家做了很多预备。表面上看起来儒雅文质彬彬,但其实心狠手辣,为达意图不择手段,连心爱的女性都能毫不怜惜的使用和献身。

  淮秀-艺人邵美琪扮演

  沧海自浅情自深,人生乐在相至交。

  身份:前朝旧宫人,易继培的美女至交。性情:仁慈的情深挚友。叱咤风云的易继培总是能在淮秀这儿寻得一丝安定。后来淮秀找到了逃亡的旧时皇后,离开了江左,而当全国纷争同室操戈,易继培中风失掉全部的时分,易家散了,淮秀却回到了他的身边。

  秦厚生-艺人赵亮扮演

  三冬暂就儒生学,不须辛苦慕功名。身份:政府官员,秦桑的父亲。性情:坦白旷达的一介儒生。阅历:因被傅荣才栽赃而失势,后一向失意落魄。芝山和谈后,天盟会规划半路截杀易继培。燕云因忌恨秦桑,诓秦厚生坐上易继培的轿车,致使秦厚生成了易继培的替身,被天盟会误杀。

  高绍轩-艺人孔垂楠扮演

  志气凌云彻碧霄,攀檐折桂显英雄。

  身份:北地九省督军慕容宸之子,因在家中排行老四,人称慕容四少。性情:决断厚意的年青军阀。阅历:慕容宸的令郎,一表人才,谈吐得当,风姿潇洒,心思沉稳,谈古论今,颇有大将之风。尊敬敬爱,私自支撑易连恺。

  慕容沣-艺人陈若轩扮演

  志气凌云彻碧霄,攀檐折桂显英雄。身份:北地九省督军慕容宸之子,因在家中排行老四,人称慕容四少。性情:决断厚意的年青军阀。阅历:慕容宸的令郎,一表人才,谈吐得当,风姿潇洒,心思沉稳,谈古论今,颇有大将之风。尊敬敬爱,私自支撑易连恺。

  易连怡-艺人马敬涵扮演

  与君世世为兄弟,更结来生未了因。

  身份:江左巡阅使易继培的大令郎。性情:策略惊人的身残大哥。阅历:和老二易连慎是同母兄弟,娶了承州军阀少帅慕容沣的姐姐慕容汘,幼时适当拔尖和优异,被他六叔易绶城私自规划从立刻摔下,自此瘫痪在床。

  闵红玉-艺人吕佳容扮演

  自取灭亡浑不怕,爱到极致终不悔。

  身份:雍南财阀程家的私生女。性情:敢爱敢恨的江左名伶。阅历:才智非凡,风尘奇女子,历经世事、早就看透了人情冷暖,理解身为戏子,情爱都是苛求,分明知道不应对男人动情,偏偏仍是对李重年动了心,明知自取灭亡仍是毫不勉强肝脑涂地,为了满足李重年的政治野心完全沉沦和献身。

喜爱《人生若如初相见》的人也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