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白鹿原电视剧

白鹿原第59集剧情介绍

  鹿兆鹏与三十六军遭围攻 仙草死于瘟疫鹿三魔怔

  白嘉轩给白孝武装上粮食和衣物,让他带上姑姑和姑父朱先生一起上山躲避,等瘟疫结束再回来,仙草远远看着白孝武赶着马车和冷秋水离开,躲在一边偷偷地抹泪。

  鹿兆鹏,廖军长和王副军长率三十六军刚进山,突然遭遇国民党三面围攻,鹿兆鹏让廖军长和王副军长他们带队向山里撤离,然后在章坪镇汇合,廖军长让王副军长带老三团带队殿后,他们兵分三路章坪镇见。与此同时,白灵听到共产党主力被围剿的消息,她暗暗替鹿兆鹏捏了一把汗。

  仙草告诉白嘉轩,让鹿三给她扯块布,她想做件新衣服,白嘉轩明知药对瘟疫没有用,还坚持去请冷先生,并且亲自熬药喂给她喝,可是很快就都吐了出来,白嘉轩看着这个和自己相濡以沫的妻子,心里愁肠百转,他和鹿三连夜钉棺材,仙草赶做自己的新衣服。

  第二天,仙草感觉好多了,就起来擀面给白嘉轩和鹿三吃,白嘉轩以为她已经好了,心里稍稍有些宽慰。

  白孝文跟着团长去西安,顺便去看看白灵,发现她发烧很厉害,很担心,要给她请医问药,白灵随口问起田小娥,白孝文的眼泪再也止不住,告诉她田小娥已经死了,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而且白孝文和家里已经断绝关系了,白灵责怪白嘉轩太狠心,又指责白孝文不该抽大烟惹怒白嘉轩,白灵想病好了和他一起回家看白嘉轩和仙草,白孝文不回去,白灵却很想家,之前他一心只想往外跑,现在病了,才知道有爸有妈的地方才是家,两兄妹越说越激动,最后抱头痛哭。

  仙草坐在院里晒太阳,她闭上眼睛,尽情沐浴在阳光里,白嘉轩回屋拿来褥子给她盖上。

  很快,仙草做好了自己的新衣服,让白嘉轩给她穿这个走,还让白嘉轩带她去看自己的棺材。

  白嘉轩和鹿三搀着她来到后院,仙草看到自己的棺材,露出会心的笑容,她心满意足了,想起自己当年一路来找白嘉轩的情景突然,仙草病情加重晕倒在白嘉轩怀里了,鹿三伤心地悄悄躲到一边。

  仙草担心自己死后,没有人给他们做面,她最想见白孝文和白灵,说完这句话仙草就离开了人世,白嘉轩抱着她哭得死去活来。

  鹿子霖的媳妇要去送仙草,鹿子霖坚决不让去,担心会被传染,媳妇气的打他,骂他狠心,白嘉轩什么事都冲在前面,可鹿子霖却当缩头乌龟,无论怎么打骂,鹿子霖就是不准她去。

  鹿三和白嘉轩赶着马车悄悄把仙草埋了,白嘉轩的脑海中清楚地记得仙草第一次来白鹿原的情景,还有他们这么多年相依为命的日子,眼看仙草任劳任怨跟了自己一辈子,也没带她去过省城。白嘉轩哭诉自己亏欠仙草的,如果他能扛过这场瘟疫,一定为仙草修坟立碑唱大戏,可是他眼下只能顾着活人。

  鹿兆鹏率队一边还击一边撤退,国民党的军队步步紧逼,两军展开激烈肉搏战,鹿兆鹏挥舞着大刀,所向披靡。

  白鹿原的乡民们都去山里躲避起来,白嘉轩和鹿三在空荡荡的家里,倍感悲凉。白嘉轩不想让仙草和白赵氏看到他们俩把日子过得如此凄凉,他们一起把家好好收拾得干干净净,还晾晒了被子,白嘉轩让鹿三搬到前院里作伴,他不想来,因为他在后院住习惯了。

  白孝武把冷秋水怀孕的消息告诉朱先生,他很感慨,也替白家高兴,朱夫人精心照顾着冷秋水。这时候,有人远远地喊白孝武回村看看,他家出事了。

  鹿三突然就疯魔了,他到处横冲直撞,嘴里不停地念叨着田小娥在炕上冲白嘉轩笑,而且她怀了白孝文的孩子,白家从此断后了。冷先生来看过之后,说他魔怔了,因为鹿三觉得对不起白家,白嘉轩埋怨冷先生不该告诉鹿三田小娥怀孕的事。鹿三又开始发作,口口声声称是田小娥让村里人得病,她是想灭族。

  鹿子霖请了大仙给他家跳大神,乡民们都来围观,二豆也欢天喜地地过去凑热闹,白嘉轩问二豆信不信大仙,他只是不停地念叨着乡约。

  白嘉轩来给鹿三喂药的时候,看到他蜷缩在角落里,目光呆滞,白嘉轩相信他什么邪气都能扛住,并且表示是那个孩子命薄,他不怨鹿三。

  白鹿原上各家都请了大仙驱鬼,只有白嘉轩不让,鹿子霖请来族里的老人商量劝说白嘉轩。

白鹿原第60集剧情介绍

  姜政委叛变三十六军伤亡殆尽 鹿子霖带乡民威逼白嘉轩建庙

  白孝武从山上急匆匆跑回来到处找白嘉轩,得知仙草得瘟疫死了,白孝武又急又气,埋怨他不早点告诉自己,他急得大哭,白嘉轩心痛地表示因为瘟疫来得太快,根本来不及见最后一面,白孝武哭着来到仙草坟上。

  朱先生随后也赶来,把冷秋月怀孕的消息告诉白嘉轩,白家终于有后了,白嘉轩又看到了生活的希望,他喜极而泣,多日来压在心中的阴霾才稍稍缓解。

  白灵也回到白鹿原,得知母亲仙草已经死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当看到白孝武趴在母亲坟上大哭的时候,她伤心欲绝,失声痛哭。

  鹿子霖带着大仙给鹿三驱鬼,被白嘉轩赶走,并且大骂田小娥作孽太深,不该再来祸害鹿三,有什么事可以冲自己来。突然,天空雷电交加,大雨倾盆,白嘉轩站在雨中继续大声怒骂田小娥,鹿三缩在一边吓得瑟瑟发抖。

  白嘉轩终于累坏了,他睡着了,朱先生劝白孝武赶快回山上,好好照顾冷秋月,希望他能体谅父母的苦心,又让白灵回城,可她是带着任务回来的,她不能回城。

  白灵把组织上想方设法找到的药方交给冷先生,反复强调是好多名医经过验证的,冷先生半信半疑。鹿子霖指责白灵,大仙也诬陷她身上沾染妖气,并且假装田小娥附体,嘴里不停地出言威胁白灵,白灵一气之下把他打出祠堂。

  白鹿原的乡民们都来到田小娥的窑洞前烧纸跪拜,希望她能保佑大家,带走瘟神,一时间她的窑洞前香火不断,就连十里八村的人都闻讯赶来祭拜。鹿子霖指责白嘉轩惹怒了鬼神,白嘉轩不怕鬼神,却被乡民们的愚昧无知吓怕了。

  白灵也很生气,只好来找朱先生求助,她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一个村敢吃你的药,倒去相信跳大神的大仙,朱先生表示这些都是流传了千百年东西,真正能治住瘟疫的不是药物,而是人心。白灵又回来找白嘉轩说明,自己的药方在北方已经救活了很多人,如果自己能早点带药方回来,仙草就不会死,希望白嘉轩想想办法帮助她。

  白灵得知母亲临死前一起念叨要去看她,可是都没有来得及,看着仙草亲手给她缝制的新衣服,白灵泣不成声。

  鹿兆鹏率队伍趁着夜色悄悄进入章坪镇,暗号对上以后,他和廖军长的队伍汇合,廖军长受伤,而且战士所剩无几,王副军长和老三团也全军覆没,鹿兆鹏眼看三十六军就剩下寥寥数人,还有很多伤病员,他很痛心,发誓要抓住姜政委这个叛徒,廖军长让鹿兆鹏给他当政委,他们一起再重新组建一个不打败仗的军队。

  深夜,战士们都原地休息,突然,村里响起了激烈的枪炮声,他们遭遇袭击,鹿兆鹏率队拼命还击,国民党的军队把他们包围了,他们只能分散还击,鹿兆鹏被打伤。

  族人们都聚集到白家门口,跪求白嘉轩,其中还包括田家沟和贺家村的村民,大家要求白嘉轩给田小娥建庙,鹿子霖劝白孝武说服白嘉轩牵头处理此事。

  此时,白嘉轩和白灵来到跛爷家里,白嘉轩假装是大仙带来的新方子和香灰,让跛爷喝掉了白灵带来的药方。冷先生也说这场瘟疫是邪气,劝他不要和田小娥斗气,为她修庙。白嘉轩无奈,只好让他们都去祠堂议事,跛爷也跟着一起去。

  白嘉轩把大家都召集到祠堂,族里的老人也都劝白嘉轩出头修庙,为大家免灾免祸,白嘉轩大声警告他们不许再敬不干不净的鬼,而且谁也不准为这件事求自己,否则都打出去。白灵一着急说出跛爷吃的就是自己带来的药方,他担心变成孤魂野鬼急得要吐出来,白嘉轩和白灵都很气愤。

  白孝武指责白嘉轩不顾族人的死活,也劝白嘉轩出头盖庙,他气急败坏地拿拐杖狠狠打了白孝武,他很失望,白孝武为了顺乎民心,为民请命,竟然和鹿子霖站在一起孤立他。鹿子霖在一旁说着风凉话,还不时地煽风点火,只要白嘉轩为田小娥的扶灵就可以了,白嘉轩对他怒目而视,鹿子霖大声指责白嘉轩不通人情,还指使鹿三杀死田小娥,大家听闻此言都议论纷纷,白灵坚决不相信。

  这时候,大仙把战战兢兢的鹿三拽进来,他歇斯底里地称自己杀了田小娥,大仙在他的脑门贴了符,鹿三立刻安静了下来,白嘉轩恶狠狠举起拐杖打跑了大仙,他缓缓走到了鹿三跟前,取下那张符,向大家承认是鹿三杀死的田小娥,因为她该杀,白嘉轩气喘吁吁地坐下来,向大家说明,自从田小娥来到白鹿原,大家遭灾遭难,还有不少男人跑到她窑里鬼魂,并让白孝武带领大家念族规乡约。

  白孝武带大家读,只有二豆跟着他念,其他人都默不作声,白嘉轩很失望,白嘉轩苦口婆心地劝说大家,尽管二豆只会背“乡约德业,相劝德谓,见善必行,闻过必改”这一句,可是他记到心里了,白嘉轩表示神要敬,鬼要打,可是他不允许大家乱烧香,乱拜鬼,更忍不了给田小娥这个婊子修庙,白嘉轩斩钉截铁地声明要造一座塔,把田小娥烧成灰,并压在塔下,让她永世见不了天日。

  白嘉轩宣布,凡是染病的都到祠堂来吃药,否则就把全家从族谱里划去,随后,他就拉着鹿三离开了祠堂。

  白灵称赞白嘉轩做的对,但是人们不该把瘟疫怪到田小娥头上,她活得很苦,是臭男人们在打她注意。其实,白嘉轩要镇的是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