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88bet金博宝网 > 节目预告 > 天盛长歌电视剧

天盛长歌第41集188bet.com

  凤皓是大成遗孤 宁齐暗中做局

  宁齐让彭沛将大成血浮屠总指挥使令牌拿给辛子砚看,彭沛依计而行,告诉辛子砚此物是凤皓所有,如今凤皓不知被何人劫走,落在了魏王手里,魏王指使他拿此物诬陷楚王,他不想无事生非,但魏王以大牢失囚为名要治罪自己,所以他只能暂时答应,而如今楚王远在闵海,他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求助于辛子砚。辛子砚得知魏王尚不知道凤皓的下落稍感心安,但彭沛称魏王指使他拿此令牌向皇上告发,称凤皓是潜伏于帝京的血浮屠首领,极有可能被楚王的手下藏匿,他是想仿效当年的废太子。辛子砚故意笑魏王荒唐,说以凤皓的年纪皇上不可能相信他是血受浮屠首领,如果彭沛信任自己就将令牌放在他处,等他想到万全之策再做处置。他提醒彭沛此事事关魏王楚王和皇上,一不小心会引得皇上和皇子间失和自相残害罪过就大了。

  彭沛走后,辛子砚立即找到秋明璎,直截了当地告诉她无需掩饰,他已在凤皓身上看到那块胎记了,他质问秋明璎,凤知微接近宁奕是不是也是她的主意,她们真的以为一家三口能颠覆天盛吗?他得知凤皓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略感心安,质问秋明璎私藏大成遗孤究竟想干什么。秋明璎告诉他,二个孩子都不知道这些事,如果她有复国的念头,不会对他们守口如瓶至今。辛子砚问她为何还保留着这两件物证,秋明璎解释这是亡夫留给自己唯一的遣物,她舍不得扔了它。这庚贴在他们的眼中是大成遗孤,但在她的眼里他只不过是自己的孩子,这康贴中有他的生辰,她自责是自己妇人之仁,跪求辛子砚待自己死后求他毁了这庚贴,消了凤皓的胎记,从此这世上再无大成遗孤,她只希望两个孩子能像普通人家的孩子一样好好活着一世平安。看着秋明璎长跪不起,辛子砚收了庚贴让她记住自己的话,这世上再无大成遗孤,秋明璎感激涕零。辛子砚称自己只是不想让楚王难过,望他们今后万不可连累于他。今晚亥时三刻,她可到顺平门外接应凤皓。

  彭沛向宁齐汇报了与辛子砚的交谈后,宁齐通过辛子砚对此事的态度判断他一定知道凤皓的下落,令彭沛盯死他。

  入夜,辛子砚独坐府中毫无睡意,大花知道他是担心二花和凤皓出城有危险。

  顺平门外,秋明璎和宗宸等到天将亮也没等到凤皓,宗宸劝她去闵海投奔凤知微,秋明璎苦笑道他们母子早在二十年前就定好了今日的结局。当年顾衡为保住皇嗣,恳求她同意用自己的孩子和大成遗孤调换,他为掩人耳目怀抱亲生子跳崖而亡,至今二十年了,在秋明璎的心里,她早已把凤知微当成了自己的女儿。只盼知微永远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平安度过一生。宗辰提醒她如此他们这累世的血海深仇如何咽得下,知微知道了也不会答应的。秋明璎跪下恳求宗宸:如果到了那一日答应她不要强迫凤知微,凭她自己决定,宗宸含泪答应。秋明璎毅然服下毒药。

  另一边的二花浑身是伤跑回了府里,她告诉辛子砚,他们在半路遭遇邢部围捕,凤皓舍命救了自己,但他和两位侍卫却落入邢部手中。辛子砚知道这一切定是魏王要坐实了宁奕包庇大成遗孤之实,为今之计他只有连夜面圣了。

  闵海,楚南衣拿给凤知微一封信,是北门守军捉到一名常氏叛军细作,从他身上搜到的,说是常忠信派他去燕州送信,凤知微看到确是常忠信写给燕州常氏旧部的调兵书信,但奇怪的是燕州驻军已被宁奕调到夏阳了,凤知微怕燕州有变故,让楚南衣亲自去探查,如果燕州大军并未发兵支撑楚王,他就带着自己的钦差鱼符亲自督军赶到夏阳。

天盛长歌第42集188bet.com

  天盛帝获知凤皓身份 秋明璎入狱凤知微返京

  辛子砚从姚府出来后立即赶到宫里面圣,他将血浮屠顾衡指挥使令牌和凤皓的庚贴呈于天盛帝,称楚王临行前曾叮嘱他监视一户人家,但他观察那户人口单薄没有异常,但得知他有一纨绔子弟,便设下一计,令宁澄诱其赌博欠下巨额赌债无力偿还,后宁澄将其押入大牢,他假意劫牢令其对自己十分信任,一来二去在此人身上查获到此旧物,他亲自查验过,此人身上有大成长孙氏独有之胎记。天盛帝听完不动声色地赞许辛子砚如此是大功一件。但其实在此之前,他已听宁齐汇报过此事。宁齐刚才带着彭沛一同进宫面圣,他告诉天盛帝,他发现了疑似大成遗孤有关之人,特向父皇请旨,此事是缘于彭沛在刑陪大牢就职后,发现一桩怪事,他顺藤摸瓜发现此事与大成血浮屠有关。彭沛接着作证,他到狱中任曲狱长一职后发现狱中有一牢犯不但没有登记在册,而且备受关照,后得知他是楚王侍卫长宁澄送来的,但他看此人不像是囚于牢中,倒像是故意安置在狱中保护起来,他本想去大理寺询问,但第二天就发生了劫狱,那犯人不知所踪。宁齐接着回禀:彭沛惊慌之下向他求助,他不知六王兄此举何意,怕误了他的要务,便亲自到大牢审问,万没想到在此案犯身上发现了大成血浮屠总指挥使顾衡的令牌,另还有若干狱卒等人证,他建议父皇将人证传来亲自审问。天盛帝听后勃然大怒,称秋尚奇在自己眼皮底下行此大逆不道之罪,问宁齐凤知微是否是同谋之人,凤皓如今何在?宁齐称凤知微是否同谋他不敢妄测,不过朝夕相处十九载如果全然不知也难以令人信服。他想到此事干系重大,六王兄又远在闵海,便令彭沛拿着顾衡指挥使令牌到青溟问辛大夫,但辛大夫却说他自有处置之法。宁齐称自己对此事坐立不安,于是亲赴青溟想面见辛大夫,但却在书院外看到楚王府侍卫带着凤皓想要漏夜出逃,他情急之下只能拿了这一干人等关进了邢部大牢。

  天盛帝回想到这里,告诉辛子砚,楚王是他的好儿子,远在闵海还操心帝京之事,辛子砚也是他的肱股之臣。他问辛子砚既然查到了大成遗孤就在帝京,那此人这些年藏身于何处,如今又在何处。辛子砚称此人化名凤皓,长久隐身于秋尚奇都督府中,由他胞妹秋明璎将其养大,但据他观察,秋都督并不知晓其真实身份,而此人现在的藏身之处,请天盛帝恕他专擅之过。他想着凤皓藏于帝京多年,秋都督却从未给予特殊关照,他担心还有同党,或者有血浮屠残部混入帝京保护,便假意送其出城,派人暗中监视,若发现有同党,皇上可将其一举拿下,天盛帝称赞辛子砚一向机敏过人,考虑得甚为周全何罪之有?辛建议既然已经查明了大成遗孤,不如皇上密令金羽卫暗中监视秋氏母子,天盛帝称大成遗孤案让他很感慨,比起大成哀帝他是有福的,外有宁奕,内有辛子砚和宁齐,可算是君臣同心了。他告诉了辛子砚宁齐来过的事,称宁齐已经辑拿了正要潜逃的大成遗孤,问辛子砚可知此事?宁子砚称他不知,埋怨魏王事先不和自己商议,现在打草惊蛇,再找血浮屠残部难上加难。天盛帝称为防秋明璎得知凤皓落网逃跑,他已命宁齐前往秋府辑拿秋明璎归案。

  秋府里,宁齐已带金羽卫到达,秋明璎表示顾氏身份只有她兄妹二人知道,现在皇上既不容,她愿一力承担所有罪责,求皇上不要牵连无辜,秋尚奇称他愿与小妹同罪。宁齐将二人一同押进了大牢。

  天盛帝询问辛子砚抓捕凤皓之时,跟随他的人是楚王府的侍卫此事他可知情,辛子砚称这正是他安排的内应,天盛帝戏称他和楚王关系不一般,竟然能调动王府的侍卫,辛子砚急忙解释这都是因为大成遗孤案,天盛帝提醒辛子砚,他曾亲身经历了废太子宁川私自豢养血浮屠一事,如今魏王不了解实情与楚王有了误会,为公允起见,辛子砚能否与自己一同去听听这侍卫的供词。辛子砚正要推托见天盛帝面有怒色立即领命。二人走出殿时,碰到宁齐来报,二名侍卫在提审路中已杀而亡,并在其中一名身上发现了血浮屠令牌,天盛帝询问宁齐和辛子砚此案该如何了结?宁齐回禀,彭沛说在狱中未发现他们身上藏有异物,但现在却自杀身亡死无对证,他认为其中必有蹊跷,请旨彻查此案,彻底肃清血浮屠,严惩主凶。辛子砚附议,请旨明日准他提审秋明璎。天盛帝令辛子砚的大花夫人进宫暂住数日,一来让他安心办案,二来防血浮屠伺机报复。并令宁齐跟着辛子砚学习并保护好他。辛子砚无奈,宁齐窃喜。

  宗宸住处,他令血浮屠众人先行离京,因夫人为保护大成皇嗣不惜只身赴死,请众人保存实力,待皇嗣脱困,率领他们义旗高举,誓灭天盛。他留下是为了让宁氏相信,大成皇嗣和血浮屠全部覆灭,他已和秋明璎约定必要时会供出此处。一血浮屠刑义为保护宗辰,趁其不备将其打昏,令众人带上他一起逃走,自己留守私塾代替宗宸赴死。

  大花将要进宫,辛子砚心里不舍,二人挥泪辞别。随后辛子砚和宁齐来到刑部提审秋明璎,宁齐故意在门外守候,辛子砚暗示门外有人,秋明璎明了,求皇上治罪她一人恕了秋家满门,她起先只承认凤皓是顾家血脉,辛子砚告诉她长孙皓的身世已在皇上掌控之中,这时宁齐悄悄将凤皓押至门外偷听。秋明璎在辛子砚的暗示下终于承认凤皓就是长孙皓,是大成九皇子,门外的凤皓听到情绪激动,很快被狱卒按住。牢房内的辛子砚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宁齐将凤皓带回牢中,逼问他阿平日与何人来往,凤皓看着狱卒拿来的刑具吓得大汗淋漓,立即交待阿娘平日就与自己私塾的宗宸夫子有些来往。

  宁齐令刑部人立即赶到宗宸住处,辑拿了冒充宗宸的刑义。

  闵海,凤知微接到秋明璎的亲笔信,上写阿娘是前朝重犯,如今身份暴露,与她一别即是天涯,她是阿娘阿耶至亲骨血,让她务必活着。凤知微看信后知道家里出了变故心急如焚,准备立即赶回帝京。她临走前谎称自己要去夏阳,求华琼不要让其他人知道,特别是楚南衣,华琼信以为真答应了她。快马加鞭去了。

  与此同时,天盛帝下旨,令凤知微即刻随金羽卫副指使使陆明回京。但当陆明到达闵海后,凤知微已经提前出发,华琼带着面纱冒充凤知微接旨,称她得了疫情,容三日后赴京,陆明不允,华琼只好答应随他进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