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人民的名义电视剧

人民的名义第3集剧情介绍

  李达康下令拆除大风厂 丁义珍在美国苟且偷生

  得知丁义珍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就逃离了中国,大家都猜测是内部有人走漏了消息,纷纷猜测这个人会是谁。可是经过调查,省委附近并没有电话打给丁义珍,基本排除内部人员泄密的可能性,但是高育良并不同意,他认为有可能内部人员通过别人联系到丁义珍,进而将秘密泄露,他生气地让手下的人赶紧去查清楚。之后高育良得知实名举报丁义珍和赵德汉的人正是陈海的父亲陈岩石,并且陈岩石总是动不动就给政府机关打电话各种投诉,高育良脸上一阵严肃,他告诉手下这样其实很好,可以多一条和群众联系的渠道。

  事后,高育良找到陈岩石,两人闲聊大风厂改建的事情,陈岩石和大风厂有些很深的情谊,他的立场是站在大风厂这边,不主张马上拆掉,并且必须在解决了厂里工人的权益问题,高育良告诉他自己主张陈岩石可以带人示威保住大风厂。

  看到侯亮平一脸说正事的表情,陈海只好配合他先办交接,侯亮平一上来就作出兴师问罪的样子,和一脸诚恳的陈海办完交接,就和林华华一起跟着陈海回到家中吃饭。到了家里,侯亮平让陈海给自己写欠条,上面写陈海欠侯亮平贪官一窝,其中含厅级干部一枚,陈海看侯亮平不依不饶,于是让跟着一起来的林华华给自己拿本,写好后侯亮平跟林华华借了口红,还给陈海按了手印。而陆亦可看起来对陈海有些意思,大概是喜欢了陈海很久,但是由于陈海一直无法从爱人去世的阴影里走出来,所以一直也没提自己的心意,她看着侯亮平欺负陈海,不禁不停地为他解围,侯亮平只好跟她解释两人关系很铁,以前是陈海一直在欺负自己,甚至还和自己喜欢的女生谈过恋爱,陆亦可听了很惊讶。之后大家开始讨论丁义珍逃跑的事情,怀疑有内鬼泄露消息,并且还知道丁义珍用很专业的反侦查手段逃跑,侯亮平告诉几人,丁义珍的英语口语很好,在洛杉矶有很强的生存能力,并且这个指导丁义珍的高人有可能继续给在美国的丁义珍提供帮助,谈到这位高人的身份,陈海转移话题,让侯亮平别再谈公事。

  此时在美国一个小宾馆里的丁义珍辗转反侧,睡不着觉,他给以前的朋友陈老板打电话,请求他的帮助,结果陈老板的儿子却告诉他只能安排他打杂的工作,但是包吃包住,丁义珍听了很不满意,他威胁陈老板的儿子自己可能会把他爸爸之前的犯罪行为抖出来,陈老板的儿子却丝毫没被吓到,反而让保镖掏出枪作势要杀掉他,丁义珍吓得赶紧妥协。

  市长办公室里,李达康又在和张树立讨论光明峰项目的投资商里有没有自首行贿丁义珍的,但奇怪的是,并没有人主动自首,但是有人举报大风服饰的老板蔡成功给丁义珍行贿,所以大风厂才一直拆不了,李达康问是谁举报的,树立告诉他是山水集团的高小琴,李达康决定去见一下高小琴,好听听大风厂拆不了的原因。见面后,高小琴向李达康抱怨蔡成功不停接新订单,大风厂一直没有拆,并且丁义珍也不管,李达康陷入了沉思,他把跟着自己来的人都叫到身边,痛斥他们一直没有发现丁义珍的腐败黑手,让他们赶紧把两人的关系查清楚,并且让手下在一周之内拆掉大风厂,不要畏惧陈岩石这样的老领导在大风厂护厂队背后撑腰。

  另一边对丁义珍出逃毫不知情的蔡成功则到了北京找到侯亮平,想寻求他的帮助,他想尽办法给侯亮平送礼,但都被他拒绝,但是还是听了他的诉苦,并且求侯亮平帮自己和丁义珍说说话。受不了蔡成功的软磨硬泡,侯亮平顺势答应他给丁义珍打电话,但是要美国号码,蔡成功这才知道丁义珍已经出事并且出逃美国,侯亮平问他有没有给丁义珍行贿过,蔡成功险些说漏,但是侯亮平心中已经了然。

人民的名义第4集剧情介绍

  大风厂拆迁引发流血事件 蔡成功约见陈海半路放弃

  大风厂的工会主席郑西坡找到陈岩石,讨论大风厂的去路,正当两人讨论地无比激动的时候,厂里的工人打来电话,告诉郑西坡警察来厂里了,厂里的工人都在门外集合准备反击,郑西坡把此事告诉陈岩石,陈岩石于是给赵东来打电话,问他什么情况,赵东来说肯定是假警察,自己马上派人去抓现行,刚挂断电话这边的假警察就撤离了工厂。

  假警察刚离开,上访结束的蔡成功就回到了厂里,面对群情激奋的工厂工人,蔡成功怎么解释大家都不听,只说让他还钱,最终蔡成功的话终于逼急了工人们,工人们将他按在地上打了一顿,消息很晚才传到和儿子讨论了很久转行的郑西坡那里,不再和儿子郑胜利继续说什么互联网和拍马屁写文章,郑西坡赶紧赶到了厂里,把蔡成功救下,送到了医院。

  之后郑西坡又听说厂子被围赶回了厂里,这时厂子内外的冲突情况已经被人拍下来发到了网上,侯亮平的侄女在网上看到后告诉了他,侯亮平认出这个厂就是京州的大风厂,于是赶紧打电话通知了高育良,高育良先是打电话通知了祁同伟,之后才告知李达康,祁同伟在家中考虑再三,想明白厉害关系之后才动身赶往现场。

  另一头,帮助政府拆迁工厂的人趁着夜色再一次假扮警察来到了厂外,他们打算用警车威慑,用推土机开道,来攻下这座工厂,护厂队队长下命令一旦工厂门被破,就马上点汽油。回到工厂门口,郑西坡打电话通知工人绝对不要点火,但是却被拆迁队的人截下,他着急地告诉拆迁队的人,厂里有一个储存着二十吨汽油的油库,很是危险,如果不把自己放走去告诉工人们,很有可能会出人命,解释了很久,拆迁队的人才相信他,放他离开。

  看着拆拆厂子的人步步逼近,护厂队队长手里拿着火把随时准备点火,这时候火突然就着了起来,很多工人被烧伤,赵东来、祁同伟还有李达康都晚来了一步,只好赶紧把受伤的人员送往医院,开通绿色通道紧急抢救,几人出面安抚其余工人,但是工人们的情绪十分激动,不肯听从几人的指示离开,于是警察开始鸣枪示警,直到陈岩石赶到现场,在他的劝说之下,现场的工人才四散着离开,并且也得知之前的警察是拆迁队的人假扮的,远在北京看着现场直播的侯亮平和妻子——中纪委调查组委派员钟小艾不由得感叹陈岩石的不容易。

  工人散开之后,祁同伟建议李达康趁今天将厂子拆掉,李达康觉得这个建议很好,不顾赵东来的阻挠,他把拆迁队队长叫回来,让他开来一辆推土机,打算拆掉厂子,李达康不放心,还叫来陈岩石,询问他的意见,陈岩石听了他要拆掉厂子的想法,非常吃惊。

  事后,侯亮平给陈海打电话,两人得出结论大风厂的事件肯定和丁义珍有关,并不单纯是经济纠纷,而且腐败引发的社会矛盾的激化。陈海告诉侯亮平,高小琴举报蔡成功行贿,而侯亮平则说自己了解到的情况是高小琴联合丁义珍欺骗自己贷款五千万抵押了公司的股权,陈海说自己接到在医院的蔡成功打来的电话,说要见自己,而且是自己一个人,侯亮平让他前去把情况了解清楚。于是陈海打电话告知蔡成功自己答应和他见面,两人约在大龙山附近见面,并且承诺不见不散,可是在路上,蔡成功不知看到了什么,让司机开车往回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