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人民的名义电视剧

人民的名义第5集剧情介绍

  陈岩石挺身护厂 陈海遭受车祸意外

  听李达康劝说自己今晚就将大风厂给拆掉,陈岩石直接就拒绝了他,李达康为了劝说他同意,甚至还拍起了陈岩石的马屁,可是陈岩石丝毫不为所动,他告诉李达康这个厂子的工人是因为自己的合法权益被不法商人给侵犯了,所以才通过这种方式维权的,并且自己之前多次给李达康写信打电话都没有回信,李达康一听,向陈岩石承诺自己从来没有收到过他的电话和信件,陈岩石随口就说他被架空了,李达康听了脸色一变,一旁的祁同伟赶忙为他说话挽回颜面。陈岩石看着两人非要今晚拆掉工厂,于是生气地说如果非要拆,就从自己的尸体上压过去,之后便离开去了拆迁现场。

  到了地方,陈岩石就被警察给拦住,不让过去,陈岩石着急给高育良打电话,可是高育良并不能说服李达康,于是陈岩石再次让高育良帮自己找新来的省委书记沙瑞金,高育良这才知道陈岩石和沙瑞金关系不一般,赶紧决定帮他联系沙瑞金。

  另一边,陈海来到废车厂准备和蔡成功接头,可是并没有见到蔡成功,却见到了蔡成功的弟弟,但是并没有来得及得到任何有用的线索,接到送蔡成功的出租司机报警的警察就赶到了这里,蔡成功的弟弟赶紧逃走,留下陈海一人被警察团团围住,怀疑他是不法分子,陈海立刻给赵东来打了电话,让他证明自己的清白。

  第二天,在现场等了一夜的李达康看到赵东来送来的早餐,让他先去送给陈岩石和工人们,之后沙瑞金给他打来电话,告诉他这件事他处理的不对,没有站在人民的立场上,但好在陈岩石在现场,才没有激化矛盾,指示完李达康应该怎么处理后续的事情,沙瑞金让李达康把电话给陈岩石,和陈岩石寒暄了一番,关系显得很是不一般。趁着工人们围在一起吃早餐,李达康现场发表了一番感言,感谢陈岩石对党的宗旨的践行,一番演说得到了工人们热烈的掌声。在电视面前看着新闻里李达康如此受欢迎,昨晚早早回家的祁同伟和他的老师高育良看着眼红不已,祁同伟表示自己还有的学。沙瑞金看到现场的发言,做了记录,并且取消了行程改去京州,还要召开常委扩大会议,只扩大到陈岩石一个人。

  事情告一段落后,陈海赶到大风厂将父亲陈岩石接回家,两人聊着聊着陈岩石就困得睡着了,陈海看着父亲的睡颜无奈一笑。回家后,陈海收拾一番就准备赶往北京,去跟侯亮平汇报自己了解到的情况,在路上,他边打电话边给侯亮平打电话,结果说着就聊一辆车驶过来,撞到了他。电话那头的侯亮平思索片刻觉得事情不对,于是给京州这边的干部打了电话,告诉他陈海可能出事了。生死不明的陈海被送往医院抢救,陆亦可和季昌明早早就赶到了医院,他的父母还有高育良、祁同伟随后赶到,陈海母亲 哭个不停,说是陈岩石害了陈海,得让他去纪检部门,肯定是有人故意报复陈海的,高育良一听命令祁同伟赶紧调查,一定要亲自过目调查材料。北京的侯亮平一直内疚,怀疑是自己害了陈海,钟小艾劝他不要胡思乱想。

  夜晚,陈岩石在医院走廊里想着这一切,祈祷着陈海千万不要出事。他回忆起当年陈海、侯亮平等人干检查时宣誓的画面,想起 对自己的埋怨,不由得怀疑自己当年的选择是否正确。

  次日,李达康开短会讨论大风服饰员工持股问题,说是要把持股员工和未持股员工区分开,并且把员工和奸商蔡成功区别开。郑西坡约见蔡成功,告诉他李达康已经开始重视大风厂的事情,两人觉得只要事情被重视,就有可能被解决。

人民的名义第6集剧情介绍

  侯亮平准备动身回汉东 沙瑞金看望陈岩石

  郑西坡劝说蔡成功主动露面,说李达康答应帮他们请律师,可是蔡成功觉得李达康是在引蛇出洞,引诱自己露面,自己才不会上当。李达康这边的会议开到最后,李达康得知本来是山水集团负责大风服饰老员工的安置,但后来蔡成功和高小琴签订了一个补偿协议,才导致现在工人的权益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回忆结束后,李达康召开记者会,他从容回答了各个记者犀利的提问,主要表达了自己对公平和正义的期望,说是要拆掉旧中国,开创新中国,针对丁义珍的问题表示政府必须有腐必反,有逃必抓。

  经过大风厂这一番风波,郑西坡的儿子郑胜利因为在网上传谣,警察找上门来,郑西坡却丝毫没有为他担心的样子,警察告诉郑胜利他三个帖子转帖超过五百次,想把他抓到警察局去,但是郑胜利告诉警察同一个帖子转发超过五百才构成犯罪,警察见没办法吓唬他,于是又问了他一些别的事情,就离开了他家里。事后郑胜利埋怨郑西坡不关心自己,自己转发帖子都是为了大风厂的工人,郑西坡才给儿子说了软话。提起大风厂,郑西坡想起他见蔡成功的时候,蔡成功交给他十万块钱,让他转交给医院里躺着的伤员,郑胜利本不想让父亲把钱给别人,但是怎么也拗不过自己正直的老父亲。

  北京侯亮平办公室里,侯亮平申请自己去汉东担任代理局长,秦局长告诉他这件事必须他的妻子钟小艾答应了才可以,侯亮平于是找到钟小艾约她出来喝咖啡,钟小艾一开始不同意他回汉东,但是侯亮平表示自己没办法看着自己的老同学和战友因为自己躺在病床上,而自己什么都不去做,不调查清楚,钟小艾听了不禁有些动容,但是她同样也为侯亮平的安危感到不安,她怎么也不能让侯亮平冒着生命危险去趟汉东这趟浑水,侯亮平告诉他如果是自己现在遇到这种事,陈海肯定也会为了自己把事情调查清楚,绝对不会坐视不理,最终钟小艾受不了侯亮平的动之以情,答应让侯亮平回汉东,侯亮平听了非常欣慰。

  后来钟小艾给秦局长打去电话,告诉他组织上不论做什么决定自己都无条件服从,但是请求组织上尽可能保证侯亮平的安全,秦局长把此事告诉侯亮平,侯亮平调侃她胆子小,自己去了汉东后,就算汉东是贪官污吏的天下,自己也要给他们的天捅个窟窿。

  此刻的陈海,躺在医院里没有知觉,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陈岩石陪在他身边,一边说着话一边帮他修剪指甲,心里很不是滋味。陈岩石不停跟陈海说着自己年轻时当兵的经历,他表示相信陈海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他期待着陈海早点休息够了醒过来,继续战斗,但陈海还是一直昏迷着。第二天,陈岩石回到家中,发现家里多了许多花鸟,很是闹心,于是他给省委的田国富,让他记录在册,并打算将这些花鸟送给养老院。

  陈岩石在家中干活,这时候祁同伟提着很多东西来看望他,对他一通拍马屁,还想从他嘴里套出和省委书记沙瑞金的关系,陈岩石似乎早已看出他的目的,没怎么给他好脸色看。正当祁同伟热情地帮着陈岩石干活的时候,沙瑞金也上门来看望陈岩石。